Timothy Leung

芝柏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還有磐石!

Laureato桂冠系列現在是芝柏錶的王牌。今年出爐的兩隻新錶,都是桂冠Absolute一家的,分別叫Light和Rock。

美度|畫出彩虹

雖然美度老板只能透過視像介紹新錶,窩心好安排是實體真錶同時擺眼前。

帝舵計時簡史

何用百年身。半個世紀裡帝舵已經締造了好些永恆的計時經典。

萬寶龍|小複雜 大功能

對收藏家,錶可能愈複雜愈好。但對於大多數用家而言,反而是小複雜錶,只要功能實際,更加派上用場。此前介紹的Montblanc萬寶龍 #StarLegacy 自動計時只是一例,好錶陸續有來。

香奈兒的“X”檔案

因在數學上代表未知數,“X”也常予人神秘、看不透的聯想。妙在與此同時,“X”也相反地跟透視相關。

W&W 2020|江詩丹頓

#江詩丹頓 的兩隻大複雜錶看過後,來一隻較簡單,但其實仍絕不簡單的Traditionnelle Tourbillon Chronograph。

真運動

價值四百一十三萬的運動錶? You must be kidding me! 絕無花假,因為那是高級機械錶中的貴族Greubel Forsey第一次製造的運動錶,可以抵禦一百公尺水深。戴着半幢物業去潛水、去游泳,可真夠別開生面的。

真手造

Greubel Forsey動輒便要數百萬港圓一枚,能負擔把整幢物業首期戴上手腕的朋友當然有限,所以他們造的腕錶也很有限,由開業至今仍未超過一千五百枚。

Union再戰香江

好多人識得Union這品牌,都是因為二十幾年前當Glashütte Original和Union作為獨立的姊妹廠時由三寶錶行引進。

因為世界是他們的

要征服世界,無用霸凌,靠軟實力才是王道。在錶壇,就是要構思巧妙,內外俱美的作品。如果有些創作是涉及世界時間或出走異地的,就更到題了。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