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cheron Constantin|二零二零的收藏家


對於江詩丹頓,我們每年最少有兩個大期待。


其一是SIHH(接着會叫Watches & Wonders)一年一度的新錶發佈,其二是不時甚至驚喜更多的Collectionneurs「新」錶巡迴。那一年會有甚麼好東西,是名副其實的可遇不可求,要看看牌子的相關專家在拍賣會或收藏家手中獵獲甚麼,也要看部門中的大師傅花心思和時間修復得到多少款錶,及時參與環遊世界重要城市給玩家欣賞的活動。今年新一季老錶抵港遇上瘟疫大反彈,卻不影響識貨玩家的奪錶雄心。《名錶論壇》團隊爭取做第一批看官,但牌子的公關美女竟說不好意思了,有兩隻錶已給賣掉!幸好,他們指定的三款重點推介還未給人擄走,否則Style & Heritage Director Christian Selmoni因未能像以往親自飛來香港解畫,在瑞士破曉時分咖啡還未暖胃就跟我們進行的Zoom會議只能對着空氣而不是我們眼前的實物如數家珍了!


(左)4178型;(右)4072

十幾隻錶當然沒法一一細講。何況今次在太子大廈旗艦店的只是系列的一部分,還有一半到了專營高級男服的Armoury置地廣場店那裡方便品味男生們即場配華衣美服一條龍「扮靚」。

三根箭頭裡,兩根使用經典星柱輪中樞、手動上鍊434型機芯的計時錶當然是最矚目的精品。一隻牛角形錶耳襯18K紅金殼,另一隻為上世紀中葉盛極一時的Staybrite不銹鋼合金殼。Staybrite的好處是抗蝕力高,又能讓工匠打磨出細膩外觀,亦不易氧化變黑,故如其名可「留光」。初代計時錶是江詩丹頓搶手貨,兩錶當然齊齊有價有市。不過懂得的,一定知道鋼合金的4072型其實要比想當然高價的紅金4178型反而矜貴許多,分別作價港幣$925,000和$343,000。

在錶壇,物以罕為貴差不多是硬道理了。Staybrite鋼的一款錶雖說由1938年開始生產,七十年代才停產,但前後出品不過250之數。像我們看的那一隻恍如昨日才出廠的高質素可真是八十年一遇,價高得合情合理。如果問為甚麼慣出貴金屬的江詩丹頓好端端的何必製鋼?那是因為初出產的年頭是一戰期間,貴金屬屬於戰略物資,所以改為應用堅韌耐磨的合金鋼材。這隻錶還有一個特質,就是外圍統統是鋼但錶冠卻以金為之,在當年那是不尋常的組合。到底是因原錶冠損毀後以金冠頂替還是本來便是用金冠回應俏臉上的金針金字,我們仍在跟牌子查考之中。


4072型黑銀二元的Pie-pan面活用細分的分秒刻度,恆動秒計、三十分鐘累計和外圍的脈搏計取路軌式設計,精細清晰也反映了舊時代的特色。勻稱立體的紅金字和實金點的小時刻度除本身很有味道外,給光照時反射的精光讓錶面的層次感更複雜。

紅金的4178型錶面凸點更多,頂頭那立體的羅馬數字“XII”畫龍點睛一樣作了金色拱凸錶面的簽署。在功能上它配合計時功能的測速計刻度拍檔為這類錶的最大用户—科研人員和工程師—提供量度物體速率的可靠工具。


雙重底蓋開面式天文台懷錶


兩強之外的古董錶以純看時間的為主。想先談談今趟最大塊頭、自己十分喜歡的一款天文台懷錶。它的實銀錶殼直徑逾60毫米,按受雙底蓋保護的機芯結構看,很有十九世紀的況味,實際出生於晚得多的1944年。這樣高精確水平又閱讀容易的懷錶有沒有參與過當年已近尾聲的二戰作軍事計時儀器用途不好說。歲月沒有在它的身軀上留下多少斑駁,整體予人完美的感覺。即使原本是造給軍用的,也很可能沒有給幾個人碰過。

黄銅鍍鎳以防蝕的手動上鍊機芯由四片夾板構成。特別大的「技安」(Guillaume)平衡擺輪具雙金屬確保溫度守衡。飛沙走石的精精神神地搖晃,上面是可以微調擺輪也加強美感的螺絲。擺輪的上夾板是收藏家都追求的另一調速神器鵝頸微調裝置。夾板上均勻銘刻着日內瓦深紋裝飾。瓜子形時針、古早天文台錶的秀麗阿拉伯字款、時、分、秒路軌式刻度咸為上世紀中葉前出世的這大口徑懷錶帶來更遠古的觀感。新簇簇的它適合掛在書桌前看或繫一條純銀鏈放在西裝口袋裡頭。作價只是港幣$76,500,人人負擔得起。在今季Collectionneurs中,大懷錶跟全曆月相錶是我的平頭首選!


6782型

6782型自動日曆大三針渾號叫「雷鳥」【04】,那是由於六十年代很盛行的福特汽車雷鳥第三代啟發了錶身一些具運動感的線條。不過同時是「皇冠迷」的錶痴可能即時會聯想到的是香港人愛叫「爬山虎」的Turn-O-Graph。其實它可雙向扭動的錢幣邊字圈的真正繆思是早年的潛水錶。還有螺絲鎖緊底蓋增加防水性能與及一體式的實金錶殼錶耳。因這些元素,斯文的它在那年頭可說是江詩丹頓的運動錶代表作。18K黄金、36毫米直徑錶殼中的是1072型機芯,具備細膩修飾及質素保證的日內瓦印記。由網紋修飾、實金外圍的自動陀保證機芯的上鍊效率。


(左)4066;(中)4600(右)4720型

小三針款式中,分別36及35毫米直徑18K黄金錶殼的4600型和4066型都是五十年代產物。手動上鍊453/38機芯是兩錶的共同靈魂。前者的時標圈由立體阿拉伯數字夾雜條子,刻度深色而精細。後者由俗稱「烏蠅字」的箭咀形時標配簡約分秒刻度。錶面構思實在各有各可愛,即使跨越大半個世紀,好的品味還是

歷久常新。 36毫米「大」口徑的4720型大三針錶具備獨特的布紋銘刻錶面之餘,「犬耳朵」十分惟肖惟妙。裡頭手動上鍊454機芯跟剛提到的453/38機芯結構相近但改為中置秒針。

正方形金錶


最後看一隻22 x 22毫米錶殼、1923年製、十分裝飾藝術風的雙指針手動上鍊錶。除了那時流行的教堂式指針,它還是方形路軌刻度襯燒青阿拉伯數字的優雅造型。我們把玩過錶後只有一個小疑問:到底這極袖珍的手上鍊錶當年真是專給男生的嗎?想深一層,只要未來物主戴得高興,那管它是雄或雌?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