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手造


Greubel Forsey動輒便要數百萬港圓一枚,能負擔把整幢物業首期戴上手腕的朋友當然有限,所以他們造的腕錶也很有限,由開業至今仍未超過一千五百枚。


聯合創辦人之一,英語介紹永遠動聽的製錶大師Stephen Forsey昨天帶同兩款新錶訪港。我們先看Hand Made 1。

大師笑談今日張三李四都說自己的產品handmade,但從來沒咩標準,於是他提出四大原則。

1. 不用電腦車床及自動生產機器參與製作;

2. 百分百人手修飾;

3. 由一位錶匠負責裝嵌整枚錶的所有元件;

4. 人手造的元素達九成以上(Hand Made 1則超過95%)。


Hand Made 1需六千工時製作,約四個半月起貨,所以每年只能生產兩枚。見佈局便知它是一隻現代的陀飛輪,但處處流露出古老十八代頂級懷錶的靈氣。比如刻度圈美輪美奐的象牙白色大明火琺瑯。正面大夾板和背面姆指形夾板的霜面修飾。所有夾板倒角、打磨、拋光的規格之高你只能嘖嘖稱奇。背後的基板像棋盤方格,錯落有序的修飾是用某種獨特木材打磨而成。陀飛輪單臂上橋和旋轉框架的造型線條華美,修飾再一次是極致的級數。


18K白金錶身,43.5毫米直徑。售六百四十五萬港圓。貴得合情有理。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