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錶展存亡,我想說的是


【一】
Scheufele認為對Baselworld來說明年只是過渡期,真正的挑戰是在2020年。我則悲觀地認為,來年錶展若不能好好挽回各大品牌的信心、改變輿論風向,年情況只會難上加難,改革的機會不總是可一又可再的。」
——〈Critics Corner〉,2018年十二月號《名錶論壇》佳節精選增刊
【二】
「計劃聽起來很宏大,但在真正看到實效之前,一切仍然不容樂觀,當中最壞的一點莫過於大家都已很強烈地感受到一個事實:在現今世代,即使錶展依然有其影響力和號召力,卻已並非不可或缺的存在。」
「作為媒體,我得說有一個綜合大型的國際錶展,始終也是方便的。網絡和科技再發達,都不會比得上親手拿着一枚錶細看把玩試戴。我不想做空中飛人(縱然很可能已不可避免),也不想見證這個百年巨人倒下——就算他是活該的也好。活下去吧,Baselworld。」 
——〈巴塞爾錶展直擊〉,2019年五月號《名錶論壇》錶展增刊
【三】
「去年在這裡Simon說比之Baselworld的狼狽萬分,SIHH穩坐釣魚船,然後文末感嘆了一句『不過十年左右,兩者的勢力均衡竟出現微妙的逆轉,實在讓人不得不嘆句世事如棋』。」
——〈日內瓦序〉2019年《名錶新知》

以上是我曾寫過有關錶展存亡的種種,配圖也是來自【二】那篇序文,圖中的CHANGE/DIE,如今看來已有答案。短短一年多的時間,Baselworld就親手葬送了自己的未來。百年巨人頹然倒下,還可以苟延殘喘多久?沒人知道。在百達翡麗、勞力士、蕭邦、Chanel、帝舵宣佈改投日內瓦懷抱,與Watches & Wonders聯手後,Baselworld的回應醜陋得令人發笑。《Revolution》的創辦人Wei Koh禁不住寫了一篇長文《How Baselworld Screwed Itself Into Oblivion》直斥其非(總括而言就是「狗咬呂洞賓」),我十分推薦大家一讀此文,看罷就會明白Baselworld與其母公司MCH有多剛愎自用,如何將別人的好意當成理所當然肆意而行,他們落得眾叛親離的下場是活該也是自招,絲毫怨不得人。【一】中我說他們得「好好挽回各大品牌的信心、改變輿論風向」,誰知他們竟厲害得可做出徹底相反的事,就真別奢望還會有人再給他們機會了。「延期」至明年一月的所謂2020 Baselworld已徹底淪為雞肋,我只關心他們會否妥協全額退款給各參展商,還有百達翡麗、勞力士、帝舵和蕭邦的2020新作何時才會現身,至於Chanel,請看我們128期的封面故事。


【二】中我說不想成為空中飛人,一語成讖,今年除了一月的LVMH Watch Week飛了一趟杜拜外,之後別說飛,一連數月連街也沒怎麼出過,宅在家中防疫。可各大品牌也是要生存的,沒了錶展錶還是照出,若有真錶到港我們自然會影。一如我在P.75所言,有實拍是一本錶書很基本的要求。只是沒有了錶展這個中央平台,各有各約,於是shooting接續不斷,少不免會令人懷念過往在錶展搏殺的日子,一連四五天像已編好程序的機械人般不斷衝衝衝,每天回過神來天已黑齊,然後再有各式飯局和聚會。對了,還有展前展後的睇廠團……


至於【三】中引Simon說的話,如今又可以說一遍。今年的W&W宣佈取消時很多行家笑說這展覽一定是「改壞名」,當年香港版遇着2014年的社運,這次又出師未捷身先死,要找個風水師傅來幫幫忙。結果疫症蔓延之下根本全世界「一鑊熟」,沒有誰比誰好名或好命,而笑到最後的反而是W&W!有了上述五大品牌的背書,W&W簡直是如虎添翼,不論是招攬參展商還是聚集人流都不成問題。他們更將展覽搬到網上去如期揭幕,效果也不俗(大家有看我們的報導吧?)。當然也絕不能掉以輕心,畢竟「五大」不過是以合作形式和W&W於同期設展,要抽身隨時都可以,但有Baselworld這前車之鑒,大概不會有人笨得重蹈其覆轍吧?

 

後記:

在本文收筆後收到了Baselworld的電子通訊,指已與各大參展商的代表達成了協議,取消明年一月的錶展,並會於今年夏天決定下一屆的形式和日期。退款方面,百達翡麗、勞力士、帝舵、Chanel、蕭邦、Hublot、Zenith和TAG Heuer八大品牌都接受了較少的60%退款,讓其餘品牌可獲較多的65%退款(雖然5%聽起來很少,但以八大在會場中所佔的地理位置和面積而言,參展費是數以百萬美元計的天價,加起來絕非少數目),比原先Baselworld提出的兩個退款方案高得多。


最近亦有消息指MCH會放棄自2003年起採用的“Baselworld”這個現已聲名狼藉的品牌,改為舉辦名為“Swiss Watch Week”的活動(皆因MCH在一月底時註冊了這商標)。有外媒報道這個新活動的規模會大幅縮小,包括鐘錶、珠寶和儀器商在內也只會有百五個品牌左右參展,並會於明年四月舉行,與Watches & Wonders和由百達翡麗、勞力士、帝舵、Chanel和蕭邦主導的新錶展同期—很合理的猜想,畢竟他們已毫無叫座力。甚至有傳MCH會捨巴塞爾而取址距離日內瓦僅一小時車程、在日內瓦湖彼岸的洛桑(Lausanne),不過MCH很快就否認了會在洛桑舉辦活動。究竟結果會怎樣呢?這樣說好像很壞心眼,但巨人倒下後的掙扎,原來挺令人期待。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