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lgari|靈蛇寶鑽・極致飛輪舞


太多女生機械錶給人的感覺
只是在男生款上塗脂抹粉的偽娘質素,
自己見了已起疙瘩,
試問不埋沒良心又如何能夠笑着臉推薦?
想不到甫踏進2020年,
女裝機械錶的生態馬上給寶格麗改變了。

        喜歡收藏腕錶的女人算是認識不少,無機械錶不歡的例子暫未之有也!


        話雖如此,對機械錶比從前好奇心重、在戰利品中總有些機械錶款的女性朋友愈來愈多。她們不時跟我說知道機械錶手工多和保值潛質厚,但說到哪些錶才值得入手卻沒甚頭緒。以往心知她們其實還是牌子先行,市面也沒有幾隻真正很女人的機械錶可言,太多女生機械錶給人的感覺只是在男生款上塗脂抹粉的偽娘質素,自己見了已起疙瘩,試問不埋沒良心又如何能夠笑着臉推薦?想不到甫踏進2020年,女裝機械錶的生態馬上給她們都一定認識和喜歡的寶格麗改變了。變革之源是以一招幻化三式的Serpenti Seduttori Tourbillon


        我得承認個人向來偏好恆常地轉的陀飛輪與及線條撩人的Serpenti,所以一月的杜拜行即使再倥傯,其它錶忘的多、上心少,可每個Serpenti Seduttori Tourbillon細節仍銘記於心。在所有機械錶結構中,陀飛輪雖非最難造,卻擁有最獨特的本質。即使再複雜的計時、三問,還是永恆曆結構,基本上由石英電路板協調一些零件便可模擬出相同功能,惟有陀飛輪只能夠是機械。它的存在,目的是抵消控速系統在不同位置時因地心吸力牽引而產生的偏差。那游絲擺輪裝置只有機械錶才有。又因為添置旋轉技能的控速器本身與及驅動它的系統怎麼樣也要佔較大的空間,且造得太小便削弱了觀賞趣味,超迷你尺碼的陀飛輪從來珍稀。Serpenti則相反,是個流行家族,初生於四十年代,歷八十年而不衰,其類別之多雖未追及它們的繆思蛇族,但錶迷年年都會驚喜發現可愛新品。2020年的Serpenti Seduttori Tourbillon無論作為高級珠寶錶還是優質機械錶看,兩面皆無可挑剔。


        Serpenti是牌子現行腕錶中歷史最悠久的長青家族,未仔細看全新的陀飛輪之前,讓我們速看一下寶格麗的靈蛇進化史,重溫這些年靈蛇的蛻變。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