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lgari|靈蛇寶鑽・極致飛輪舞


專訪鐘錶舵手

        從男性鐘錶愛好角度品評了好些女生和一些男生寶格麗後,我們何不再聽聽設計者言?跟設計總監Fabrizio BuonamassaFB)的這個短訪本應該在消失了的2020巴塞爾錶展期間或者本港的後續活動中進行。疫中封關的日子只好以目下流行的Zoom解決。因為跟閃電俠的死敵撞名,一聽到Zoom我便皺眉,但它又真的方便。無奈!

設計總監Fabrizio Buonamassa


        TL:寶格麗的其它系列已有一些給女生的複雜機械錶,為甚麼還要新創一款?真有那麼多女生着重錶是否機械或複雜的嗎?

        FB:愛寶格麗複雜機械錶的女生多的是。我們亦想隔代延續Serpenti系列使用機械機芯的傳統,但不想隨便放一個現成小機芯進蛇頭錶殼中。且想也沒用,因它不存在。乃決定為系列度身訂造一個又薄又細的複雜功能機芯。因為不規則錶殼的空間限制,夾板造成蛇頭形,錶冠亦要稍微傾斜放置,技術難度不低。


TL: 比起尺碼最接近的陀飛輪女錶對手,你們到底細多少?(史上更小的陀飛輪討論請看前文)。

FB: Serpenti Seduttori Tourbillon是市場上最小的陀飛輪,沒其它品牌有類似產品。有家也是“B”字頭的牌子也造女生陀飛輪,但明顯體積大得多。這是我們繼Octo Finissimo之後挑戰微型化的續篇。Serpenti是寶格麗最多花款的旗艦,很高興終於能夠在系列中加入具備大複雜錶元素的作品。


TL: BVL150機芯那麼新穎獨特,為何不開盡錶底,只針對陀飛輪位置透視呢?

FB:背面陀飛輪的上方是一整片夾板,沒甚麼活動部件可賞,因此我寧可把它遮蓋,讓用家集中注視陀飛輪。我們不索性全然密底是為了讓光可穿透,那才能更細緻看清楚陀飛輪調速器前前後後的細節及旋轉的動態美。


TL: 陀飛輪之後,你們有打算為女生開拓更多的複雜機械Serpenti嗎?基本的機械款式又會不會在Serpenti的未來發展藍圖上?

FB:個人很希望可以持續為女生創作不同的Serpenti複雜錶。機芯廠不但着重Finissimo破紀錄機械的發展,也看重Serpenti的。簡單的Serpenti機械錶不在現有計劃中,我們仍需時間琢磨,暫時未能說更多。


TL:一再打破機械錶薄的紀錄的Octo Finissimo已出爐產品都是男生款,你們會不會有一些專門為女生的錶款正在研發期間呢?

FB:現造一隻破紀錄的Finissimo女生錶的話,很抱歉並沒有對應可用的機芯。目前Finissimo款式確是專為男生設計,我可以打個比喻。Octo Finissimo是寶格麗男生錶的親善大使,而Serpenti則是牌子女生錶的親善大使。已經有不少女生向我們表示期待專為女生的Octo Finissimo出現,但這需要策略性的部署。


TL:那豈不是說Octo Finissimo即使有女生專用款也會是較長遠的事情呢?

FB:(笑)那倒不一定!


訪完結後想想,過去幾年的紀錄締造者能夠一浪迎一浪而來豈能偶然?就像晶片公司每出一款新的芯片時未來數代的版本已在全力發展。他們的機芯高手想必亦有幾手準備,只待上級下令便可踏下油門全速完成。

Tags

訂閱通訊